当前位置:威尼斯首页 >> 其他媒体 -> 正文

航空运动“地空夹缝”中求生存

2014-12-02 17:09

  由于原先所在的龙华机场场地被重新规划,上海航空运动学校失去了日常训练场地,上周,学校负责人带领部分工作人员、教练、飞行员前往江西吉安,进行为期三周的外地驻训。晨报记者也随队前往吉安,见识了外地驻训的不易,倾听和了解到上海航空运动的困难、现状及值得憧憬的未来。

  千里“外”训的特殊体验

  江西吉安地处江西省中部地区,地理位置处在南昌与赣州中间,距离上海约1000公里。从上海到吉安,可供选择的交通方式不多,没有高铁或动车,每天只有一班傍晚五点多上车、次日清晨7点多抵达的“K”字头快车,如果想最大限度地节约时间,也可以选择从上海坐飞机到井冈山机场,然后再坐2个小时汽车抵达。由于受到经费、出行标准等限制,这次上海航校包括负责人在内,一行人都体验了一把14个小时“站站停K字头”。训练所需要的装备,包括双人动力伞飞行器等,则是由航校租大货车,从上海一路运过来。受雇的司机丁师傅说,他一路开过来也花了近一天时间,在训练结束后,要再把装备运回去。

  抵达江西后的第二天,在吉安航空运动学校宿舍楼的房间里,有着30多年航空项目训练管理经验的航校负责人抽着烟与记者聊天。他介绍说,2011年5月份,在东方绿舟进行动力伞等相关飞行训练后,上海航校的正常训练活动受到场地条件及空域管理等限制,已经停止了近三年多。教练需要熟悉业务,飞行员需要找找感觉,一些刚进学校的年轻人甚至都没体验过真正飞行,这显然不是好的状态,“这次机会真的难得,也协调了很多方面,得到了很多支持。”

  吉安航校位于吉安郊县桐坪镇外,镇上只有一块很小的牌子,上面写着“吉安通用机场”,为外来人指明大致方向。被问路时,小镇上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镇外还有“一个飞机场”。这段时间内,上海航校所有人都在所住机场的食堂内解决一日三餐,一起用餐的,还有江西省跳伞队一群15、16岁的孩子。白天按计划训练、到点吃饭、晚上准点睡觉,宿舍内没有网络,对于过惯城市生活的人来说,这样的环境有点特殊。

  训练需“准时准点报备”

  与其它体育项目不同,航空运动不仅需要场地,还需要适当的空域,这就涉及到相关单位的管控问题,空管部门有权审核航校的训练请求,并可以根据相关条例及其它任务情况进行批准或否决。19日,上海航校抵达吉安后的第二天,天气条件并不好,阴天,但因为之前及时对训练计划进行了报备申请,飞行计划得到了批复,当天的训练得以顺利进行;相反,20日天气条件很好,但当天的训练请求却没有得到许可。航校相关人员介绍说,空管部门要求“准时准点进行报备,空域坐标也需要很清晰,非常严格。至于否决,他们也不需要跟你解释原因”。

  训练前准备工作花的时间比正式飞行更多。加燃油时,不是直接往油箱里倒,而是要加一块过滤布,过滤掉燃油中的杂质;散热片上根据当天的气温,贴上大小不同的胶布,最大限度保证发动机及散热片温度; 起飞前仔细检查伞布、伞绳,任何打结、缠绕都是不允许的; 测风速则完全用老式的风速仪,工作人员说,这种东西虽然样式老,但最可靠、最准确,很管用。此外,还要检查耳机、对讲机等通讯器材,保证飞行员能在空中准确接收来自地面的指令。起落架的轮胎气也不能打足,设备员介绍说:“适当留有余量,是为了降落时更平稳。”

  按照计划,此次驻训,双人动力伞要“每天飞30个起落”,上下午各15个左右,每隔5个,飞行员着陆一次,到边上喝点热水,航校负责人与其他工作人员则在旁边及时讲解一下相关的技术动作。空中噪音大或耳机接收效果不好时,航校负责人自己还会在跑道上打旗语,告诉飞行员着陆时务必注意高低调配。

  普通人“飞行梦”的起点

  很多人理解的“飞行”或许就是民航、战斗机之类,其实,普通人“飞行梦”的起点是通用航空,是指使用民用航空器从事公共航空运输以外的民用航空活动,通常使用中小型飞机、直升机、滑翔机、动力伞、热气球等通用航空器及航空运动器材。

  据悉,去年,上海相关领导在市府相关会议上曾表示,低空空域和通用航空管理是一项关系到国家空中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系统工程,既要严格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又要努力确保城市低空空域安全有序,实事求是、立足长远,积极稳妥推进上海低空空域管理改革,促进通用航空事业的健康发展。但上海由于特殊的国际地位,拥有浦东和虹桥两大国际空港,航线比较紧密,低空开放有一定的难度。

  “其实不光是上海航校没有了训练场地,周边的江苏和浙江两省,也由于各种原因,失去了航校,目前离上海最近的可供训练的航校,就是江西这里。”上海航校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经济越发达,航校生存环境却越艰难,这显然让人意想不到。

  航校负责人对记者感叹说:20年前,威尼斯人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国家这么快就进入了汽车社会,现在在很多城市,汽车成为家庭普通财产,驾照成为普通的一本技能证书。其实飞行也一样。他乐观地预测,将来,拥有私人飞机、普通人拥有飞行驾照不会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大飞机驾驶或许有难度,但普通人参与低空飞行真的不难,只要没有高血压、心脏病,身体健康,年龄符合要求,都可以。学习一些关于气象、发动机理论基础知识,经过几十个小时的空中培训,就可以结业。经过学习后,完成起飞、落地,四个转弯,这一个完整的起落航线飞行,普通人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航校负责人还强调,低空飞行体验和学习,与极限运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民间的低空飞行训练,只要严格按照流程和操作规范,是非常安全的,但极限运动不确定因素太多,安全系数不高。

  瓶颈很明显 前景更明朗

  顾教练是上海航校的跳伞教练,40岁不到,但已经有6000次跳伞经历,算是一个“老航空”,他介绍说,航空运动的很多项目其实都来自跳伞的分支和衍生,比如动力伞、滑翔伞、热气球等,现在还有动力三角翼等。在他的记忆里,中国的航空运动,以1993年为重要的“年标”分水岭。那一年的第七届全运会上还有跳伞项目,全国有大大小小20多个省级航校,但随后,所有体育项目被划分为奥运或非奥运,跳伞项目被从全运名单中划出。于是,航空运动低谷出现。顾教练说,现在,全国只有9个伞队,上海就他一个人,他笑称自己是“光杆伞”,且这9个队都集中在山西、河南、湖南、湖北、江西、四川等中西部地区,沿海发达地区一个都没有。这显然是受到训练条件和训练场地的影响,经济越发达的地区,土地资源越紧张,航校生存空间就越狭小。这样的一个瓶颈明摆着放在那里。

  跳伞项目无疑是中国航空运动的一个缩影,上海航校相关人士感叹地说:现在是在“地空夹缝”中求生存。虽然瓶颈在那里,但前景却依然值得期待,现在市场上一些小型的航空私人俱乐部已经出现,他们中的部分无法取得合法的飞行资质,但会冒险组织一些教练学员进行体验式飞行,通常被称为“黑飞”,如何将这些行为纳入管理体制,有效吸收消化,进行规范管理,甚至为他们提供科学的训练大纲,都是未来航校可以做的事情。至于组织一些群众,让他们参与到低空飞行的体验活动中,更是上海航校未来发展中一项“重点工程”。

  低空蕴含巨大市场

  一项运动被老百姓熟悉、认可,并最终吸引人参与其中,组织相关比赛或许是一条捷径,当记者把“航校能否组织一些低空赛事加速项目推广”这个问题抛给航校负责人及其他工作人员时,得到的回答不尽相同。

  “在目前的体制和全国航校规模下,组织有影响力的比赛不是不可行,但难度肯定比较大。首先就是场地问题,不解决场地和空域,比赛根本无从谈起。其次是项目设置标准,国际上,动力伞通行的比赛项目有定点、绕标、踢标、竞速、越野等项目,一箱油,看谁飞得远,降落时还必须有存油,另外还可以设置一些技巧性、可看性更高的项目。”

  相对于做比赛推广,航校负责人更看重航空运动未来能为社会和国家带来的巨大经济价值,他指着目前上海航校唯一一台双人动力伞说:“就这个机器,20多万元,从美国进口的。所有零部件,从发动机到支架,我相信威尼斯人国家都可以制造,事实上,国内确实有一些生产这些飞行器的厂家,但质量不敢恭维,有资质的航校,例如威尼斯人,基本还需要进口有品质的器械。现在国家倡导经济转型,倡导经济结构转变,从威尼斯人体育运动来说,其实就应该看到很多项目在设备制造上巨大的经济潜力和市场空间。”航校负责人笑着说,“一个国家、一个城市,航班很密集,这当然是经济发达的标志,但这不是唯一标志,欧美还有小飞机、尤其是私人飞机起降的经济指标。如果威尼斯人国家,小飞机、私人飞机的起降与现在的民航一样繁忙,那才是现代化城市。现在长三角有‘一小时经济圈’的概念,这当然是汽车意义、高铁意义上的经济圈概念,想一想,如果是飞机意义上的‘一小时经济圈’呢?”

  航校负责人憧憬说,将来通用航空如果能成为国家创新经济中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成为经济结构中重要的一个产业,小航空器的产业化生产和制造,能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随着社会经济发达程度的提升,私人俱乐部也会越来越活跃,市场对航空运动需求会不断递增,随着社会的发展、低空得到开放,现在蕴藏的巨大市场总有一天会得到释放,他说:“那样的话,威尼斯人现在跑这么远吃苦受累,就非常值得。”

国际组织

  • 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app下载
    澳门威尼斯人app下载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登录
    威尼斯app官方
  •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站
    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
  •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平台
    威尼斯626767com
    威尼斯人游戏棋牌
  • 威尼斯棋牌官网
    威尼斯人在线注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